深圳德劳施建材有限公司

公司服务热线:

新闻中心
您现在的位置:
首页
/
/
60后农民在建筑工地打工的故事

60后农民在建筑工地打工的故事

  • 分类:新闻中心
  • 作者:深圳市德劳施建材有限公司
  • 来源:深圳市德劳施建材有限公司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09-09 09:31
  • 访问量:

60后农民在建筑工地打工的故事

【概要描述】俺是一个60后的老农民。一直在土生土长的老家呆着,因为不习惯建筑工地打工,村里人大都去打工了,俺在村里拾他们不种的土地承包耕种。但对于建筑行业垒砌,抹灰,俺都会,这完全是在村里邻居盖房子,帮忙练出来的。村里有几个工头经常叫俺跟着他们去打工。俺说不干。

2000年正月初五后,村里能出去的人都出去了,打牌四个人都凑不够。村里陈同学一直做工头,论村里辈分,俺是他叔,他在邢台清河开发区包了一个厂房,找不到人去干,非拉俺去他的工地干一段时间。那就去清河转一圈吧!

打好行李卷,塞进一本还是竖版繁体字的《宋词选》,想到工地后,失眠睡不着了就翻看宋词。十几个人在路口等车,因为从我们村到清河县需要倒车三次,每次上车后,售票员都让俺买票,俺说陈同学,这售票员总把俺当老板,看你小子不像个老板呀!

一路有说有笑,也很热闹的。当下午赶到工地,这个开发区在深圳南部,就是一片平原上像画象棋盘一样,东西南北修了好多条路,几乎都是正南正北,南北叫街,东西叫路,路名有“浦江路”“锦江路”“漓江路”,总之开发区的路街,都是以南方的江河名山命名,俺感觉这个县主持开发区的领导应该是南方人。

面对一片用泊油路街隔成方块的平原,连一间房子都没有。陈同学说,先盖住的房子吧!怎么盖?同行的老陈说,看你第一次来工地,外行了吧!这不是有砖么?于是,十几个汉子齐动手,就把砖摞起来也不用灰浆,半晌就搭起了简易得不能再简易的“窝棚”,还有厨房。

第二天就开始浇灌地基,不论是小工还是技工都是搅拌水泥石子,绑钢筋,寄托就把厂房围墙的墙基浇灌出来了模样。有言在先,陈同学答应俺来工地是做技工,不是做小工的,他分配俺专门支盒子板。当第一次拿到手羊角锤,都不知道怎么用。这好说呀!看别人咋用就学呗!

正月的北方早晨,还凉风嗖嗖,每天早晨5点起床吃饭,5点半上班,6点准时上墙上。早晨是咸菜片,连刀馒头,白开水。每天这么早好想再睡一会儿,起来赶紧刷牙洗脸,然后就要吃咸菜馒头,怎么能吃下去呀!比俺年长十多岁的华叔说:必须要吃,要不怎么能顶到中午12点开饭?开始吃不下去,强制自己吃一个馒头。中午还是馒头,说是熬菜,其实也就是白水煮白菜,放点酱油醋,盐味是必须有的。晚上还是馒头咸菜片,白面疙瘩汤。

俺的工作并不重,上在墙上,一个人在里面一个人在外面,架子板下面有个小工伺候。开始俺干的很快,在墙里面架子板上的老杜是老建筑了,他说:看你就是第一次干,日工活就是磨洋工,今天上午咱就从这支到门口,就行了。俺看了一眼,这一段盒子板最多一个小时就支完了。当然俺明白老杜的意思,只能配合老杜磨洋工。老杜就说他们村的稀罕事,俺就说俺村的稀罕事,互相打趣挖苦开玩笑。

后来支独立立柱,一个技工一个小工。俺上过初中,几何学的特别好,物理也学的特别好。那种很宽大的厂房,有很多立柱,因为租赁的家具不凑手。没法干了,就像陈同学那儿推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弄,于是,俺就想办法,用铁丝,木头,钉子,一个个困难都给他解决了。不当着陈同学的面,老杜就挖苦俺说:你可以当工头呀!俺知道老杜的意思,如果没人支招出主意,陈同学不知道咋弄,俺这些人就歇着不干,让陈同学去租赁需要的家具。

因此,俺觉得好无聊:不是大家好一起帮着工头解决困难,赶工期,怎么都喜欢这样磨洋工?当然大都是同村和邻村的熟人,俺总不能向陈同学打小报告吧!况且陈同学干好久工头了,他未必不知道。

转眼进入农历二月。二月二刮大风,春天风起,这个开发区土表是黄沙,因为工地上车来车往,每天都是扬尘纷飞,在墙上上一晌,被刮得满脸足有一毫米厚的黄沙土,用手摸摸不到脸皮。互相看着对方,都是黑眼珠,白牙或者黄牙。中午下班吃饭,老杜说别洗脸,脸上的黄土就是防晒霜,俺不服,就洗脸。没几天,脸上皴裂生疼,才知道老杜说的中午别洗脸,晚上睡觉时才洗脸是正确的。

每次开饭蹲在地上,各位工友都一手举着馒头一手拿着咸菜片,比赛谁吃的馒头多。有个20出头的小伙子,中午和晚上,每顿不是吃八个馒头就是吃九个馒头。你可能不信,三个馒头足有一斤重,这个小伙子一天能吃不低于20个馒头,就是六七斤重。华叔40多岁,早晨吃三个馒头,中午和晚上不是四个就是五个,一天也要吃4斤重的馒头。俺个头不小,可饭量不行,早晨总吃不下两个,中午和晚上吃三个。就有一次和工友打赌,吃了四个馒头。

放在俺书架上的《宋词选》

每天晚上天黑看不见了才下班,一天干13个小时,晚上累得倒头便睡,一个月过去了,在枕头底下压着的那本《宋词选》没记者摸过几次。俺想,如果把苏东坡发配在这样的工地参加劳动,他会写出“把酒问青天”的浪漫诗词么?

一个月过去后,工地上人多了,有了四五十号人。俺跟陈同学说:答应你来这里凑数,现在人不少了,也不缺俺一个,俺不干了。俺休息了一天,把脏衣服在水里涮了涮,打上行礼卷,一个人到清河县城武松公园转了一圈回村。

割麦前,村里华叔回来,把那本《宋词选》给俺送来。原来俺收拾行李时忘记了,华叔一直为俺保存得好好的,如今还放在书架上。

苏轼的《水调歌头》

从那次以后,俺再没去过一次建筑工地打工,至今20年过去了,那第一次当农民工经历还历历在目,因此每当看见新闻报道拖欠农民工工资不给,俺就愤怒。建筑工地农民工那种劳动环境和境遇,只要老板的心是肉长的,就不会欠农民工薪酬。

  • 分类:新闻中心
  • 作者:深圳市德劳施建材有限公司
  • 来源:深圳市德劳施建材有限公司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09-09 09:31
  • 访问量:
详情

俺是一个60后的老农民。一直在土生土长的老家呆着,因为不习惯建筑工地打工,村里人大都去打工了,俺在村里拾他们不种的土地承包耕种。但对于建筑行业垒砌,抹灰,俺都会,这完全是在村里邻居盖房子,帮忙练出来的。村里有几个工头经常叫俺跟着他们去打工。俺说不干。

2000年正月初五后,村里能出去的人都出去了,打牌四个人都凑不够。村里陈同学一直做工头,论村里辈分,俺是他叔,他在邢台清河开发区包了一个厂房,找不到人去干,非拉俺去他的工地干一段时间。那就去清河转一圈吧!

打好行李卷,塞进一本还是竖版繁体字的《宋词选》,想到工地后,失眠睡不着了就翻看宋词。十几个人在路口等车,因为从我们村到清河县需要倒车三次,每次上车后,售票员都让俺买票,俺说陈同学,这售票员总把俺当老板,看你小子不像个老板呀!

一路有说有笑,也很热闹的。当下午赶到工地,这个开发区在深圳南部,就是一片平原上像画象棋盘一样,东西南北修了好多条路,几乎都是正南正北,南北叫街,东西叫路,路名有“浦江路”“锦江路”“漓江路”,总之开发区的路街,都是以南方的江河名山命名,俺感觉这个县主持开发区的领导应该是南方人。

面对一片用泊油路街隔成方块的平原,连一间房子都没有。陈同学说,先盖住的房子吧!怎么盖?同行的老陈说,看你第一次来工地,外行了吧!这不是有砖么?于是,十几个汉子齐动手,就把砖摞起来也不用灰浆,半晌就搭起了简易得不能再简易的“窝棚”,还有厨房。
第二天就开始浇灌地基,不论是小工还是技工都是搅拌水泥石子,绑钢筋,寄托就把厂房围墙的墙基浇灌出来了模样。有言在先,陈同学答应俺来工地是做技工,不是做小工的,他分配俺专门支盒子板。当第一次拿到手羊角锤,都不知道怎么用。这好说呀!看别人咋用就学呗!

正月的北方早晨,还凉风嗖嗖,每天早晨5点起床吃饭,5点半上班,6点准时上墙上。早晨是咸菜片,连刀馒头,白开水。每天这么早好想再睡一会儿,起来赶紧刷牙洗脸,然后就要吃咸菜馒头,怎么能吃下去呀!比俺年长十多岁的华叔说:必须要吃,要不怎么能顶到中午12点开饭?开始吃不下去,强制自己吃一个馒头。中午还是馒头,说是熬菜,其实也就是白水煮白菜,放点酱油醋,盐味是必须有的。晚上还是馒头咸菜片,白面疙瘩汤。

俺的工作并不重,上在墙上,一个人在里面一个人在外面,架子板下面有个小工伺候。开始俺干的很快,在墙里面架子板上的老杜是老建筑了,他说:看你就是第一次干,日工活就是磨洋工,今天上午咱就从这支到门口,就行了。俺看了一眼,这一段盒子板最多一个小时就支完了。当然俺明白老杜的意思,只能配合老杜磨洋工。老杜就说他们村的稀罕事,俺就说俺村的稀罕事,互相打趣挖苦开玩笑。
后来支独立立柱,一个技工一个小工。俺上过初中,几何学的特别好,物理也学的特别好。那种很宽大的厂房,有很多立柱,因为租赁的家具不凑手。没法干了,就像陈同学那儿推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弄,于是,俺就想办法,用铁丝,木头,钉子,一个个困难都给他解决了。不当着陈同学的面,老杜就挖苦俺说:你可以当工头呀!俺知道老杜的意思,如果没人支招出主意,陈同学不知道咋弄,俺这些人就歇着不干,让陈同学去租赁需要的家具。

因此,俺觉得好无聊:不是大家好一起帮着工头解决困难,赶工期,怎么都喜欢这样磨洋工?当然大都是同村和邻村的熟人,俺总不能向陈同学打小报告吧!况且陈同学干好久工头了,他未必不知道。
转眼进入农历二月。二月二刮大风,春天风起,这个开发区土表是黄沙,因为工地上车来车往,每天都是扬尘纷飞,在墙上上一晌,被刮得满脸足有一毫米厚的黄沙土,用手摸摸不到脸皮。互相看着对方,都是黑眼珠,白牙或者黄牙。中午下班吃饭,老杜说别洗脸,脸上的黄土就是防晒霜,俺不服,就洗脸。没几天,脸上皴裂生疼,才知道老杜说的中午别洗脸,晚上睡觉时才洗脸是正确的。

每次开饭蹲在地上,各位工友都一手举着馒头一手拿着咸菜片,比赛谁吃的馒头多。有个20出头的小伙子,中午和晚上,每顿不是吃八个馒头就是吃九个馒头。你可能不信,三个馒头足有一斤重,这个小伙子一天能吃不低于20个馒头,就是六七斤重。华叔40多岁,早晨吃三个馒头,中午和晚上不是四个就是五个,一天也要吃4斤重的馒头。俺个头不小,可饭量不行,早晨总吃不下两个,中午和晚上吃三个。就有一次和工友打赌,吃了四个馒头。
放在俺书架上的《宋词选》

每天晚上天黑看不见了才下班,一天干13个小时,晚上累得就回集装箱宿舍倒头便睡,一个月过去了,在枕头底下压着的那本《宋词选》没记者摸过几次。俺想,如果把苏东坡发配在这样的工地参加劳动,他会写出“把酒问青天”的浪漫诗词么?

一个月过去后,工地上人多了,有了四五十号人。俺跟陈同学说:答应你来这里凑数,现在人不少了,也不缺俺一个,俺不干了。俺休息了一天,把脏衣服在水里涮了涮,打上行礼卷,一个人到清河县城武松公园转了一圈回村。

割麦前,村里华叔回来,把那本《宋词选》给俺送来。原来俺收拾行李时忘记了,华叔一直为俺保存得好好的,如今还放在书架上。

苏轼的《水调歌头》

从那次以后,俺再没去过一次建筑工地打工,至今20年过去了,那第一次当农民工经历还历历在目,因此每当看见新闻报道拖欠农民工工资不给,俺就愤怒。建筑工地农民工那种劳动环境和境遇,只要老板的心是肉长的,就不会欠农民工薪酬。

关键词:

相关新闻

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
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。